<output id="xnmnt"><tbody id="xnmnt"></tbody></output><td id="xnmnt"><ruby id="xnmnt"></ruby></td>
    <td id="xnmnt"><ruby id="xnmnt"></ruby></td>
    <acronym id="xnmnt"><label id="xnmnt"></label></acronym>
    <track id="xnmnt"><ruby id="xnmnt"></ruby></track>
    1. <p id="xnmnt"></p>
    2. 發布時間:2020/11/23作者:admin

      國家醫保局出手 全國范圍打擊耗材回扣

      今年第n個治理耗材回扣的文件。

      一、全國打擊耗材回扣

      11月20日,國家醫保局發布《醫藥價格和招采信用評價的操作規范(2020版)》(下稱《操作規范》)顯示,建立醫藥價格和招采信用評價制度。

      醫藥價格和招采信用評價制度在集中采購市場內,以買賣合同關系為基礎運行,引導或要求醫療機構向誠信企業采購醫藥產品,減少或中止向失信企業采購醫藥產品。應區別于以行政管理關系為基礎的公共信用監管。

      上述評價制度適用于藥品和醫用耗材集中采購、平臺掛網,以及公立醫療機構和醫保定點的非公立醫療機構開展的備案采購。只在集中采購市場之外經營的醫藥企業和醫藥產品,不列入評價范圍。

      根據《操作規范》,在上述評價制度下將建立信用評價目錄清單,評價范圍包括醫藥企業定價、營銷、投標、履約過程中實施法律法規禁止、有悖誠信和公平競爭的行為以牟取不正當利益,如在醫藥購銷中給予回扣或其他不正當利益、實施壟斷行為、價格和涉稅違法、惡意違反合同約定、擾亂集中采購秩序等。

      清單內容具體包括七項:

      1、“醫藥購銷中,給予各級各類醫療機構、集中采購機構及其工作人員回扣或其他不正當利益”。

      2、“取得虛開的增值稅發票(善意取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除外)”。

      3、“因自身或相關企業實施壟斷協議、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等被依法處罰,不主動糾正涉案產品的不公平高價”。

      4、“捏造、散布漲價信息,哄抬價格,推動價格過高上漲等違反《價格法》的行為”。

      5、“醫藥企業因不正當價格行為,被醫藥價格主管部門函詢、調查、約談、告誡、檢查等,推諉、拒絕、不能充分說明原因或作出虛假承諾的”。

      6、屬于“以低于成本的報價競標,以欺詐、串通投標、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等方式競標,擾亂集中采購秩序”。

      7、“無正當理由拒絕履行承諾事項、拒絕履行購銷或配送合同”。

      二、這些械企,所有產品取消掛網

      《操作規范》顯示,還將對械企進行失信責任分級處置,失信登記共有“一般”、“中等”、“嚴重”、“特別嚴重”。

      其中對于失信等級評定為“嚴重”的醫藥企業,除提醒告誡、提示風險外,應限制或中止該企業涉案藥品或醫用耗材掛網、投標或配送資格,限制或中止期限根據醫藥企業信用修復行為和結果及時調整。

      對于失信等級評定為“特別嚴重”的醫藥企業,除提醒告誡、提示風險外,應限制或中止該企業全部藥品和醫用耗材掛網、投標或配送資格,限制或中止期限根據醫藥企業信用修復行為和結果及時調整。

      11月20日,國家醫保局還發布了《醫藥價格和招采信用評級的裁量基準(2020版)》,明確表示醫藥企業價格或營銷行為符合以下情形之一的,失信等級評定為“特別嚴重”:

      1、近三年在本省范圍內,對各級各類醫療機構等實施過給予回扣等醫藥商業賄賂行為,同一案件中累計或單筆行賄數額200萬元以上。

      2、本地區稅務部門查處的虛開增值稅發票案件中,屬于取得虛開的增值稅發票一方,涉案的價稅合計金額累計在1000萬元以上。

      3、因自身或相關企業實施壟斷協議、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等壟斷行為被依法處罰,不主動糾正不公平高價等,自處罰生效之日起,在本省份繼續高價供應超過6個月的。

      4、違反《價格法》第十四條被依法處罰后,不主動糾正高價,不主動申請下調掛網、中標或中選價格,自處罰生效之日起,在本省份繼續高價供應超過6個月的。

      5、近三年在本省范圍內發生嚴重失信行為累計3次以上的。

      三、行政手段限制市場行為?

      對于醫藥價格和招采信用評價制度,部分企業可能擔心信用評價、失信約束,是不是藥品和耗材領域不再堅持市場機制起主導作用的改革方向,是不是要用行政的方式限制企業自主經營、自主定價的權力。

      根據國家醫保局官網信息,9月16日,國家醫保局價格招采司有關負責人表示,首先,只要醫藥生產經營鏈條中任一主體實施商業賄賂等行為被查實,暴露出醫藥產品存在價格虛高問題,就暴露出醫藥企業定價行為違法失信的本質。

      其次,信用評價制度是基于買賣合同關系、基于權責對等、基于醫藥企業進入和退出集中采購市場的自由。以“剔除價格的虛高空間”為例,這是失信企業修復信用的一種方式,可以選擇,也可以不選擇,而不是醫療保障部門對失信企業采取的行政強制措施。

      再次,給予回扣等違法違規行為與市場經濟是不能劃等號的。市場機制發揮作用并不等于沒有監督約束,反而是有紅線、有底線。

      據了解,藥械領域給予回扣、壟斷漲價等突出問題長期存在,是價格虛高的重要原因。

      以藥品回扣問題為例,根據公開可查的法院判決文書統計,2016年-2019年間全國百強制藥企業中有超過半數被查實存在給予或間接給予回扣的行為。

      其中頻率最高的企業三年涉案20多起,單起案件回扣金額超過2000萬元。醫藥上市公司平均銷售費用率超過30%。

      建立信用評價制度目的是發揮醫藥產品集中采購市場的引導和規范作用,對給予回扣、壟斷漲價等問題突出的失信醫藥企業采取適當措施,促進醫藥企業按照“公平、合理和誠實信用、質價相符”的原則制定價格,促進醫藥產品價格合理回歸,維護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

      轉自: 賽柏藍器械